母系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吗? 2020-10-16 12:45

  听起来好有道理呀,但是有一个问题——女性能干的活男人也能干,甚至体力上还存在优势,那女性到底控制了什么才获得了领导权呢?

  历史书上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原始部落实行外婚制,出生的孩子只知其母不知其父,所以只能构建以母亲为联系的社会结构。而在人类文化进步,进入农耕文明之后,从播种中得到启发,理解了生育与男性的关系,进而为进入父权作好了铺垫。

  嗯……这个听起来也好有道理呀,因为女性直接孕育了生命,所以她们与子女的关系是最明确且最直接的。而因为文明落后,所以男性一直没有理解自己其实也是生育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但是科学最引人讨厌的一点就是不像小说一样——说得通就完事了。科学家们总是会不厌其烦地去研究,去寻找证据。所以有的理论听起来近乎完美,但是却被现实无情打脸,而且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上面的也是一样。

  动物学家在自然界研究许多群居动物,然后发现了一些与相当然相当矛盾的事实。比如狮群是一个少数雄性统领多数雌性的父系家族,有时从别处来的雄狮会与现任狮王爆发冲突,如果打败并赶走了原狮王它就可以拥有狮群的统治权。而且新狮王会把雌狮子身边上任狮王的后代,可爱的小狮子们都咬死。

  如果说没有进入农耕文明的人类无法领悟雄性与后代的关系,狮子是怎么知道的?人类的理解能力还不如狮子?!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动物天然存在预防近亲交配的机制,比如大草原上非常常见的一种小动物——土拨鼠。一窝幼鼠在长大之后,母亲会将所有的“女儿”全部“赶出家门”。这样就会出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聚集在一个区域的土拨鼠家族一般拥有共同的父系祖先,这里的雄性土拨鼠都是“兄弟”关系。

  这也就是说,即使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依然可以建立起以父系为中心的族群关系,只需要将雌性后代全部赶出去并接纳来自族群的雌性即可。

  而非常有意思的是,还有一种动物也是采取这族群结构的,而且它们是这个地球上与人类最接近的物种——黑猩猩。

  是的,黑猩猩会发动族群之间的战争,而且相当频繁且有针对性。由于体力上的优势,战争这种同族间的厮杀一般都是由雄性主导的,而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血缘扭带作为支撑,就很容易出现二五仔,一但看到对方形势大好就直接投靠。

  想象一下,如果是母系社会,雄性就存在很大的流动性,毕竟来到这个族群中可能只是一个偶然,有什么必要赌上性命呢?有危险就直接换一个更强大的族群不就好了。这样的族群也就无法参与到极其残酷的战争中来。

  于是在母系与父系同等存在的情况下,战争会让母系逐渐瓦解,最终只存在父系的社会结构。而人类史基本上就是一本战争史,人类对于战争的喜爱超过了地球上任何一种动物,曾经广泛存在母系是说不通的。

  有一种解释认为——女性在人类史的某一个阶段确实承担过重要地位,但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理解的母权,这一点是受到的虎鲸的启发。

  在虎鲸的族群中,年老的雌性个体通常担负着传授幼鲸捕猎知识的使命,这让它在族群中拥有特殊的地位,可以优先享用猎物。

  同样,对于原始人类来说,无论是战争还是捕猎,都是一种相当危险的工作,所以男性可能在族群中的损耗较大,大约在30岁之后就会陆续死去。而女性由于从事的是较安全的工作,所以部分人可以活到60以上,这些年老的女性很可能充当了传承族群知识的使命,是最早的“祭司”从业者。

  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男性的寿命也得到了提高,渐渐地取代了女性拥有的特殊地位,从而全面进入父权社会。

  所以我们可以推测,原始人类社会很可能是由父系亲缘构成部落,但存在特殊阶职女性的结构,男性是的可能性更大,但女性确实比进入完全体父权社会时要更有权力。

  我觉得是人类发展过程的必经阶段,因为当人类还没有达到一个平等的地位的时候,女性作为繁衍后代最重要的存在,一定会有主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