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所有的技术都能造福社会 2020-05-19 05:56

  纷扰多时的“中式卷烟研究参评国家科技奖”一事,本周终于尘埃落定——科技部称,中式卷烟将不再参加评审。

  “中式卷烟参评国家科技奖”一直处于的非议之中,人们并不相信所谓的“低焦油能够减少烟草对的危害”,他们反而觉得,这一以提升烟草业利润和销量的技术,居然也能参评国家科技奖,实在是莫大的讽刺。事实上,此次“中式卷烟研究”推荐方——国家烟草专卖局退出评审,也是因为社会上反对声太大——参评项目公示期内,19个项目共收到异议58件,其中“中式卷烟”一项就收到异议33件。这么让人看不过去的一个项目,如果烟草专卖局还要坚持参选,那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即便烟草专卖局敢于无视,恐怕科技部也不愿再趟这浑水了。

  更何况,除了控烟专家和社会的一致反对,卫生部部长陈竺和副部长黄洁夫也曾多次反对“中式卷烟参选国家科技奖”,他们认为,要避免烟草对健康的危害,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吸烟,而不是用其他方法降低危害。卫生部妇社司副司长傅卫更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从2003年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公约》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要减少烟草的使用和消费,避免接触烟草烟雾,保护公众的健康。因此,任何促进烟草制品使用和消费的行为都跟《公约》的精神不一致。中国《科学技术进步法》以及《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禁止开展和应用危害、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危害健康、违反伦理道德的一些科学技术研究。因此,所谓“低危害”烟草制品研究的项目,不应参加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评选。

  控烟专家指责、社会持续炮轰、卫生部多次反对……中式卷烟意图参选国家科技奖,用“千夫所指”来形容,恐怕并不过分,如今退出评选,也在情理之中。但相关部门的态度还是令人有些失望——科技部官方网站发布的说明指出,推荐部门鉴于该项目的异议“情况较为复杂”,提出了不继续参评的申请。这真是让人无语,直接承认“中式卷烟”原本就不该参评,这种技术本身是有害的,不行吗?推荐方国家烟草专卖局说不出口还好理解,怎么科技部网站也如此含糊其辞呢?莫非是怕担上个“当初审核不严”的责任?这样的态度让人怀疑,今天走了一个“中式卷烟”,明天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有害技术”要卷土重来呢?

  曾致信科技部部长、反对烟草入围科技奖的控烟专家杨功焕认为,有关部门应该承诺,类似中式卷烟这类有违《科学技术进步法》精神的项目以后不再参加评选,更应当以此事为契机,复查以前的一些项目,剔除不符合《科学技术进步法》精神的项目。这样的建议是有道理的,但事实上,有害技术又岂止“中式卷烟”这一种?遍观四周,这种被推崇的有害技术简直俯拾皆是。比如前不久被曝光的“废旧皮革提取食用明胶”技术,就曾经获得过国家专利。虽然国家知识产权局辩解说,获得专利并不代表就能生产,但事实上,谁都知道,直接催生了毒胶囊的这种技术,正是典型的有害技术。这样的技术不仅有违《科学技术进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精神,而且违反了《食品添加剂明胶生产企业卫生规范》中“皮革废料不得用作食品明胶原料”的规定,如今居然能获得国家专利,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还有,往生乳里添加三聚氰胺以提高蛋白质含量、用瘦肉精养猪、食品中添加苏丹红……也曾被认为是提高产能的新技术,但整个社会从中得到了什么呢?除了一身伤痕,就是“还有什么能吃”的本能性恐惧。

  虽然层出不穷的新技术的确在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前行,但并不是所有的技术都能造福社会。技术也有道德,也必须是向善的。我们之所有要制定那么多的法律法规,就是要明辨哪些技术是对社会有害的,这样的技术即便再先进,也不能让它流入社会。但现在,管理部门很多时候已经陷入了“唯技术论”的泥潭,就如一些地方在发展上陷入“唯GDP论”而难以自拔一样。具体表现是:只要一项技术有其巨大的经济价值,则不管其对社会大众是否有害,都对其持鼓励态度——如果不是管理者的这种态度,“废皮革提取食用明胶”怎能获得国家专利?“中式卷烟”又怎么能参选国家科技奖?令人胆战心惊的问题食品添加剂,为什么会在市场上大行其道?

  中式卷烟推选国家科技奖,是好事,更是一个绝佳的契机——它让我们反省: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走出短视功利的“唯技术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