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海阳工地保安公司专卖 2020-04-12 09:23

  每到即将放假,学校里就会来好多招假期工的,还有一部分是本校学生(代理),宣传着高工资、时间灵活、过年能回家等各种假消息,想趁着假期自己挣点钱的大学生不在少数。

  那是14年吧,两个自称是本校辍学的学长,其实是骗子,来招寒假工,包里装了一大包打印文件,证明自己是某某劳动派遣公司的小中层。

  一个姓“郑”另一个记不清楚了,套路就是先套近乎,说自己还没毕业就主动辍学,经常带学弟学妹出去勤工俭学。再就是吹牛,说因为自己能力太强了,各个公司抢着要,然后他就选择当代理了(二级代理真假未知),年入百万的那种。

  接下来就开始忽悠你跟他去寒假打工,当时是上海的工厂 “达f”,说工资3500-4500,有节假日,多劳多得,工作满一个月过年就可以回家等等,都是假的。

  结果我竟然信了……,他们租的大巴,去的时候我们学校的人还很多,加上附近几个学校的的,有将近一百号,车费是自己掏的。下车进工厂开始体检,需要交钱,然后要买被褥需要交钱,这个被褥不知道多少人盖过了,仅此一家不买你就睡床板吧。

  等你交了这几项钱,算上车费差不多六七百了。还有一项开学时间调查,你必须说一个他们指定的时间才能通过,进了工厂大门,你就会发现带你来的两个人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了。因为他们把你送到,钱已经到手了,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了。

  很多人对环境还有工作不满意,那只能自己买票原路返回,白白花了一千大洋,工厂一日游。一半人选择忍着,不就一个月嘛,干完就回家,结果更惨。

  1、你们学生不能加班,要填社会人才能拿高工资,结果大家和同上都填的社会务工人士。失去了保护,即使以后打官司也打不赢。

  2、他还会说,你们属于劳务派遣,不是工厂员工,意思就是你只是别人派来工作的,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他们不对你负责。

  3、让你签两年或者三年的合同,当时骗你说,这都是正常手续,你们过年结工资回家就行,一点问题没有。骗子是没有人性的,当你过年前去辞职的时候,他把合同拿出来,要回家可以,工资就没有了。你跟他争辩,说人事部的让你们签的,他会说你去找人事部的来对证,茫茫上海,你去哪找?这时候会有一个唱红脸的出来,假装很关心学生的样子,告诉你不要跟他们顶撞,不然工资一分都拿不到了,他也很同情你。过年回家还不如在这里挣钱,节假日3倍工资(假的),劝你留下来,还向你保证,开学前一定让你拿了工资按时开学。这时候一部分人已经不再相信了,直接走了,白干了一个月。一部分人不甘心,就留下来了,辛苦工作,结果开学前你去辞职,他说,你开学时间不还早嘛。你告诉他,那是他们让你说的,他还是那句话,谁让你说的你找谁去。这次没有唱红脸的了,因为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剩下的就是血淋淋的和绝望。

  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具有八个子公司的超级企业,正规的可以申请iso认证了,这些都是正常操作而已,在你之前他们手下骗了多少人?可能他们自己都不记得了。

  我以前一直不相信二十几岁的人,有手有脚还能流浪街头?去了上海,我信了。你没去上班的当天,员工卡已经进不去宿舍了,也刷不上食堂了。

  上海的冬天不是很冷,拉着箱子走在街上并不是很孤单,松江区的街角三三两两,趴在行李箱上睡觉的小情侣、漫无目的的学生工。

  学生们还是保留着最初的天真,劳动局离工业园区不远,坐公交就可以到,组团去告状的都是学生,每天都有,交代清楚事情就可以回去等结果了。街头、车站、网吧,还是开口向父母要钱住旅馆。他们知道,你耗不起,慢慢的告状的人少了,假期结束了。上海市容市貌焕然一新,少了流浪汉,又是一个文明大都市。

  去了上海,也让我开了眼界,我看过外滩西餐厅门口的白人卫兵和天价咖啡,也看过加工厂里日日夜夜没有希望的劳动工具。

  一个工厂里有上万名劳工,两班倒,24小时都在运作。当时去的厂子是检测苹果笔记本电脑,流水线上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每人一道工序,几乎所有人都只知道自己在干活,但却不知道自己干的到底是什么。

  每条流水线有一个线长,两个师傅,这两个师傅是负责解决问题的。而这个线长是负责骂人的,每天凌晨三四点钟,这个线长都会按例开骂,从父母亲人问候到祖宗十八代,你顶一句嘴,立马会有保安上来把你拉走,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你被辞退了,这个月工资当然也就没了。以前我觉得可能是这个线长家里糟了不幸,所以脾气大,后来才知道,这是在为公司创收。

  这里的所有员工上班时候都是要统一着装的,甚至女生的内衣也是统一的,上班要过安检以防你带监控设备,里边的景象要是发出去,岂止一个罪名。

  下班时候要排队,几千号人排队出安检门,这里的保安看着更像是打手,拥有着最高权力,可以随意殴打、辱骂、开除任何人。保安头是个上海本地的人,站在高处用大喇叭喊着,你们这群猪猡,你们这群老鼠,把队排好了。

  夜班连续工作了十二个小时的人们,似乎都没听到,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红的,是熬夜的血丝还是刚刚哭红了的眼,没有人会在乎。一个小年轻刷卡姿势不正确,两次没刷过,门口的保安气的咬牙切齿,一把拽断了小青年脖子上的卡片,顺势把他摔到墙角,小青年蜷缩着身体在墙角里坐着,一动不动,他的两眼没有光忙,我在想如果是我,我会起来反抗吗?

  回到宿舍,我和几个工龄较大的人讲起这件事,他们都习以为常,说他自己不争气怨谁,出去其他厂子找个工作又可以正常上班了。我告诉他们这是尊严,他们说,上海就只有五个劳动派遣公司,一旦你反抗被记入黑名单,以后你就再也找不到工作了。我说,我以后也不会找这样的工作。对呀,你是学生,他不是,他还要生活。

  宿舍一个三十出头的老员工发烧了,请假有流程,需要正常上班时间到工厂测体温,38.5以上可以请假,他请了三天假。发烧很严重在宿舍睡了一天,在第二天的中午去吃饭的时候发现卡不能刷了,这时候宿舍通知让他赶紧搬走,才知道被辞退了。这个月工资也没发,我就跟他说这明显是不合法的,你去劳动局告他们啊,他说我太天真了,他还要在上海工作。

  去上海之前,我还想着上班工作,下班逛逛上海滩,美滋滋。去了才发现,十二小时的流水线足以拉垮你的所有兴趣,早上下班出来将近九点,随便吃点洗洗就十点了,七点上班最晚六点起来吃晚饭,困的哪都不想去。

  刚去时候还是有一周快乐时光的,一周不用工作,整天吃饭出去玩。可是后来才发现是个陷阱,所有工厂的老套路,去了先不让工作,然后你以后的工作加班都算是这段时间缺班的补工。简单的说,就是你以后工作都没加班费了。说的平时加班1.5倍工资,周末2倍,节假日3倍,全都是假的。当你看到工资条上2000块一个月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吃的住的全是要你自己掏钱的,没有一顿是免费的。

  都说富士康跳楼,到了达f一个多月,三个没了,一个是打胎手术后去上班…,一个是回宿舍撞见正在偷东西的保安…,另一个不清楚。

  周末我和朋友去网吧打LOL,三个人一起,其中一个说让我们先去玩,他理个发就去找我们。上海工业区的网吧配置不高,但是很便宜,会员3块一小时,打游戏时间过得很快,不知道几个小时过去了,他来了,顶着个一个锅盖头,后脑勺剃光了的那种,活像一个喜剧演员。他说发廊的音乐声音很大,根本听不见说话,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后脑勺已经被剃光了,理发师说问过他了,他没说话以为他答应了。气的他一阵骂娘,说要是放在老家,非要跟他干一架不可,可是这是在上海,边上店员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他怂了。那个理发师说,现在只能烫一下了,不然你就只能顶着这个发型出去了,被气昏的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答应了什么。理发师技术很娴熟,烫的很快,价格888,要么就是办个会员卡,400起步,本次260。我正在打游戏,他扔给我一张卡,给我说上边还有140,还可以剪好几次头发,这卡太值钱了,我可不敢用。

  抛开成见,上海还是很不错的,适合旅游,徐汇区的多元化,外滩的繁华喧嚣,都是小城市不可比拟的。它便利的交通和完善的公共设施都是提供给市区居民的,打工仔支撑了城市的繁华,但是他们的生活却与上海隔了一条长长的一号线,一号线的那头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公园绿化,有的是泥泞的街道两旁小摊贩卖的生活用品,有的是墙上满是涂鸦的廉租房。

  那年打工一同去的有我们学校一个不知道是电气的还是计算机的女生,南方人,他对象也是我们学校的,四川人。去之前认识的他们,两人应该平时经常干兼职,看起来外表精明干练,他们说他们也是代理,带了我们学校不少人过去。正好当时我和两个朋友一起去,白白给工厂带两个人还不如把他们记到自己名下,她介绍进去人每个1500,她跟我两个朋友对半分,白白给750谁不干,我跟朋友说他们就同意了。进去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姓郑的骗子联系不到了。大家就想起了这对小情侣,觉得他们也算是同谋了,一起找他们讨个说法。他们也在厂子里工作,好不容易等到他们下班,一大帮人气冲冲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男生急红了双眼,女生眼神恍惚,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他们也联系不到那些人了,他们的工资和劳务费也都没了。这次看到他们,已经没有了当时的精神气,两个人看起来瘦弱了好多,话也少了。我朋友说他本来是做好打架的准备的,结果看到他们的样子就心软了,竟然还安慰了几句。

  在工厂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宿舍八个部分都是来来去去,辞职的、被辞退的、自己走的,一直在换舍友。有两个长期在这里打工的老员工倒是一直没换,但是白班、夜班倒的,也很少有说线号,发工资的时间,正好都没事,就在宿舍聊聊天了。

  其中一个只有19岁,打扮的很体面,脱掉工服换上西装看起来像是换了一个人,他告诉我他已经在这里工作六年了,我有些惊讶,六年前他还未成年。我问他怎么能忍住六年一直在工厂待着,他说刚开始也不想干,跑了好多地方,从四川老家到重庆,后来去江苏、昆山、再后来留在了上海。其实什么地方都一样,一样的加工厂,一样的工作,即使出去了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索性就待在这里了。他说他初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很羡慕这些学生,上课考试就行,不需要自己挣钱,虽然他不喜欢考试。但是这些学生读书都读傻了,一个个看着呆头呆脑的,他能一眼看出来路上走的哪些人是学生,哪些人是老油条。

  聊的比较多了,我试着问他工作了这么多年是不是攒了不少钱,他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家当全在柜子里了,他打开柜子给我看他的东西,皮鞋、西装、平板…我也没好意思仔细看。他告诉我他穿的衣服都是名牌,自己要对自己好一点。他说平时他都是防着别人的,财不外露,今天就我们三个人,他们两是住一个宿舍三年多了,而我是个傻学生。我问他有没有谈对象啊,他说找对象要回家找,厂子里的都不干净,有空把个倒也不错,都是玩玩而已,等他到了年龄就回老家结婚。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换好了衣服,他有着标准的南方人身材,修身的西装加上皮鞋,涂上发蜡,这么一打扮看起来还是挺帅的。出门前他对我说,我要是有你这么高,就买一身风衣,整个发型,保准在这厂子里轻松把妹。我苦笑了一下,工资都拿不到,哪来钱买风衣。他要出去嗨了,晚上不回来,让我看好宿舍别进贼了,我说没问题。

  另一个也在收拾,准备晚上出去逛逛,不过他是有家室的,和他老婆一起出去。他告诉我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孩子都在老家父母养着,他们夫妻俩出来打工。他生活比较节俭,柜子里没什么东西,值钱的就是手上的诺基亚5230。他说他是很有动力的,两个孩子学习都比较好,他希望他们都能上大学,以后不要给别人打工。他们夫妻俩正在攒钱,等攒够了就回家去开个小商店,到时候就可以多照顾孩子了。他问我大学学费会不会很贵,我说还行,不是很贵,比幼儿园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