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导读_央广网 2020-07-22 22:17

  “军队要像军队的样子”。这是1975年1月复出不久的在题为《军队要整顿》的重要讲话中的一句话。

  大道至简。以人民军队的本质规定为逻辑起点,思考怎样才能使我军像个“军队的样子”问题,是治军方略的一个鲜明特色,也是他治军理论和治军实践的鲜明特色。在同志诞辰110周年、全面贯彻落实习主席提出的强军目标之际,重温关于“军队的样子”的一系列重要论述,悉心体察其马克思主义的军事领导艺术,是极为有益的。

  生命科学表明,一切生物的多样性及其各不相同的“样子”都是由基因决定的。我军的“样子”也是由我军特有的“基因”决定的。这个“基因”不是别的,就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的根本原则和根本制度,也是揭开我军“前世今生”密码的最本质的东西。正是因为有了党的领导,我们这支军队才与一切旧军队区别开来,成为了旧中国从来没有过的、完全新型的人民军队,才形成和创造了崭新的军事文化,成为一支所向披靡、不可战胜的力量。同志半个多世纪的经历,尤其是他独特而辉煌的军事生涯,决定了他对于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建军原则,有着超乎常人的深切体验。所以,在《军队要整顿》中,他开宗明义就指出:“我们这个军队有好传统。从井冈山起,同志就为我军建立了非常好的制度,树立了非常好的作风。”

  认为,制度问题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要把“党指挥枪”的原则一以贯之,并防止其变形走样,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从井冈山起同志为我军确立的“非常好的制度”。这种制度包括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包括我军所实行的党委制、委员制和机关制。我军几十年的实践证明这种制度安排是科学的、有效的,是切合我军军情和我国国情的,是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落到实处的不可或缺的制度保证。

  各级党组织的建设在落实党领导军队制度中具有决定性的意义。针对由于“”的破坏,部队一些党组织存在的党性不强、派性严重以及“软懒散”的状况,把整顿党的组织和队伍的任务郑重地提到了全军面前。经过整党教育活动,通过健全和严格党内生活,广泛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军队党组织建设展示出崭新的风貌,为开创我军建设和发展的新局面打下了基础。

  要使军队永远听党的话,听从党的指挥,关键是要选忠于党、忠于党的事业的人。强调:“我们今后配备领导班子的时候,要选用什么人呢?要选那些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思想,在斗争中经得起考验的人。”他特别指出,配备领导班子,特别是配备一、二把手的时候,要警惕那些“品质不好、思想体系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人,例如“投机钻营、招摇撞骗的;拉拉扯扯、吹吹拍拍、好搞宗派活动的;玩弄权术、专门整人的,耍小聪明,搞小动作,不老老实实的”等等,选得不准,教训不少,贻害无穷。他强调:“不允许任何军队领导干部有个团团,有个势力范围。”

  党的方向就是军队的方向,党的旗帜就是军队的旗帜。为我军立下了一条重要的规矩:“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逐步形成了以“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为主要内容的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求:“军队、国家政权,都要维护这条道路、这个制度、这些政策”,要成为党的基本路线及其方针政策的忠实执行者和坚定捍卫者。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之所以是我军的命根子,是我军与众不同的最基本的“样子”,就是因为历史表明,正是有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我军才成为了真正的人民军队;也只有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我军才能始终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色。所以,总是从党性与人民性的一致性强调军队的性质。在即将卸任离开军委领导岗位时,他语重心长地嘱托:“我确信,我们的军队能够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的性质。这个性质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这就从领导制度、根本宗旨、核心职能三个方面,周密而严谨地界定了我军的性质。当前,一些人煞有介事地鼓噪所谓的“军队非党化、非化”和“军队国家化”,刻意把我军性质的三个方面割裂开来,醉翁之意不在酒。重温同志的论述,不啻是一剂上的定神丸和清醒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