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屠夫”芳村小旅店束手就擒(组图) 2021-02-22 06:40

  本报佛山讯(记者翁晓鹏、王广永、李传智通讯员佛公宣、成记辉摄影报道)2007年元旦,“12·28”特大杀人案取得重大突破。当天下午4时许,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员将广州芳村坑口地铁站附近的一家小旅店团团围住,A级通缉的“12·28”特大凶杀案件犯罪嫌疑人黄文义终于落入法网。

  去年12月28日,佛山市南海区罗村富安花园发生一起特大刑事案件,该小区景安苑B座502房内,共有5人惨遭杀害,其中包括一名6岁男童。这5人分别是黄文义的妻子蔡秋奕、儿子黄炜烽、妻妹蔡槐恒(三姨子)、岳母以及黄文义家的女工。

  案发当天早上,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花园水塘内发现一名女尸。经查实,死者蔡冬桃,为黄文义的二姨子。至此,黄文义的岳父蔡某全家6人中有4人遇害,包括蔡某的妻子在内,4个女儿死了3个,小女儿因在佛山上初中,平时住在药店里才逃过一劫。

  案件发生后,佛山市公安局组织市、区警力组成专案组迅速开展缜密侦查。去年12月29日,专案组侦查发现,黄文义竟然是这起灭门惨案的疑凶!

  警方调查发现,来自湛江市徐闻县龙塘镇龙来村的黄文义在案发后便一直失踪,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据警方掌握的情况反映,黄文义作案后,可能驾驶一辆车牌为“粤E/U1211”的红色嘉陵本田125C摩托车逃跑。

  黄文义的亲属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透露,疑凶之所以杀死自己全家,可能是因其迷信思想作怪。这位亲属说,有一天,黄文义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低落,于是他请人给他算了一卦。测得的八字告诉他,他自己的财运很好,但和老婆以及老婆家属那边生辰八字相冲厉害,其中也包括自己的儿子。

  去年12月30日早晨,向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出A级通缉令,缉捕疑凶黄文义。同时,佛山警方继续发布悬赏通报,悬红10万元人民币(包括5万元)缉捕黄文义。

  经过专案组民警5昼夜的艰辛努力以及广州警方的积极协助,警方于2007年元旦当天,在广州芳村坑口地铁站附近抓获黄文义。

  据透露,由省、市、区组成的专案组兵分多路,到湛江、广州等地展开追捕。其间,警方得到线索,嫌疑人黄文义案发后可能潜逃到顺德区,佛山市公安局立即出动特警大队,赶往顺德龙江抓捕,但经调查,黄文义并没有在龙江。通缉令发布后,警方又接到群众举报,嫌疑人已经逃往广州,并匿藏起来。

  根据群众举报,在广州一处草地里发现了黄文义的红色嘉陵本田125C摩托车,广州警方通过排查各种线索终于将搜索目标锁定在广州芳村坑口地铁站附近的一家小旅店。

  警方抓捕犯罪嫌疑人黄文义的地点位于距离芳村坑口地铁站背后五六百米远的一家旅店。记者看到该旅店只有一层楼,设施简陋,仅有两名服务员,记者采访过程中两名服务员拒绝透露相关信息。但据该旅馆附近居民反映,在元旦当天下午4时许,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员将该旅店团团围住。身着白色衬衣、黑色背心的黄文义在警方抓捕时没有来得及将白色衬衣扎进裤子里。

  对于“12·28”特大凶杀案,“此案违背常理,是极端的个案。”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阮齐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表示像这样案子是极少见的“个案”,具有偶然性和特殊性,“是违背常理的,常人难以理解的极端个性化的案例”。

  根据媒体的分析,阮教授认为黄文义精神方面出现问题的可能性极大,“家属有对其进行精神司法鉴定的权利。如果确定是精神病患者,那么就应该采取保安措施,防止他再危害社会”。

  本报讯(记者关家玉)黄文义在广州被抓获归案的消息,昨天下午传回其家乡徐闻县龙塘镇龙来村,这个有着70多户、420多人的小村庄因为这一事件(指:黄涉嫌杀人)一下子“沸腾”起来,村中老老幼幼的村民都三五成群地在热论着这件事。村长杨武光及村民们都说,直至现在他们都没人相信黄文义会去杀人,而且杀的是自己的老婆孩子。但当记者告诉他们说,警方已抓到了黄文义,且据透露他已初步承认杀人罪行时,村民都感到很惊讶,都很想知道,此前在村人眼中一向家庭和睦、夫妻恩爱的他,为什么会拿起“屠刀”。

  村民说,黄文义是个很开朗的人,平时每逢节日回到村里不管碰到老人小孩,他夫妻俩都会热情打招呼,从未与村人或家人发生过争吵。他还乐于助人,村人有困难找他时,他总是热心相助。

  据称,去年7月得知村民修硬底化道路时,他一下就捐了5000元。他大哥去世后,还是他拿钱回来办理丧事,并一直给钱供养他大哥的几个子女。黄的大嫂李某也说,黄文义和他大哥的感情很好,且非常疼爱侄子侄女,每次回家都给哥哥和侄子带礼物,还经常鼓励侄子努力读书,表示谁的成绩好就奖励谁。

  今年34岁的黄文义出身医生世家,共有三兄弟,他排行老三,其父亲和大哥于2003年和去年先后因车祸和心脏病去世。他二哥亚希和69岁的母亲在乡下都各自开有诊所。

  黄的二哥亚希说,他是昨天下午3时左右接到三弟黄文义的外家二叔的电话,要求他去佛山商量处理“后事”时,得知黄文义已在广州被抓的消息的。亚希说,自从三弟家“出事”后,他与家人都很伤心,一连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想知道三弟下落。现在得知三弟被抓后,他和家人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并称其实他们家人也很想知道弟弟为何会绝望到要杀自己妻儿这种地步的。

  亚希准备与家人和村中老一辈商量怎样处理“后事”的问题。亚希说,弟媳蔡秋奕和小侄子的尸体仍未火化,处理“后事”需要很多钱,但他家里太穷,不知如何是好?

  亚希告诉记者,他最后一次见到三弟是在11月份,当时黄文义一个人回家。亚希说,三弟那天中午走时还在诊所里与他吃了顿午饭,还喝了酒,当时兄弟俩有说有笑,看不出他有任何异常。

  而黄文义的邻居好友阿凯也证实,黄一个月前曾回家,那天下午还曾到他家借摩托车,说要去牛栏村看望他60多岁的老母亲(在牛栏开诊所)。借车时,黄还叫他一起去玩,但由于他当时正患感冒,没有去。阿凯说,当时,他察觉到黄文义情绪不是太好,但没有细问他。

  “我那侄子长得与三弟很像,尤其是眼睛和头发,所以有人说这孩子可能是他妻子跟别人生的,绝对不可能!”黄的二哥告诉记者,三弟与蔡秋奕是自由恋爱了几年才结婚的,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没见他们争吵过。但至于是否有感情“出轨”,他就不得而知了。他还称黄文义从不信“迷信”那套。

  当记者将“犯罪嫌疑人黄文义在广州落网”的消息告诉黄文义家属时,他一阵沉默,喃喃自语道,“唉,早晚都是会被抓到的……”

  对黄文义的家属而言,亲人和凶手双重身份的交错无疑令他们备受煎熬。当黄文义被捕的消息传来,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失落、痛惜还是大快人心,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相信这不是他的本意”,面对六亲不认的黄文义,亲属们还是选择了宽恕。至于黄文义的犯罪动机,他们已经不想去了解,“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不会责备他,更不会打他、骂他,相信警方会处理好的”。

  家属表示,除了黄文义岳父蔡某看过死者遗体外,至今其他人还没见到过死去的亲人。“如果条件允许,我们还是很希望能去看望黄文义。不管怎么说,他仍是我们的亲人,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们已经失去了五个,不想再多一个人……”

  据黄文义的邻居表示,案发当晚他们听到了屋内的打闹声,没想不到第二天就听到“502室一家惨遭灭门”的消息。另据知情人介绍,事发前黄文义在精神上出现过问题。一个月前,其妻蔡秋奕发现黄文义精神出现异样,精神状态时好时坏。但家人并没在意,也没有对其进行精神方面的治疗。

  鉴于黄文义事发一个月前出现的异常状况,家属表示将要求警方对黄文义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家属说:“一个精神正常的人,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并声称“不想让黄文义成为第二个邱兴华”。他希望社会上的人不要过多谴责黄文义,目前门还没有定案,“或许他本身也是个受害者”。

  这起命案中,还有一名死者是20岁左右的女孩,她是黄文义家的女工。这名女工是黄文义哥哥同学的女儿。经介绍后,来到黄文义家工作了一段时间。而案发后这名女工的家人尚未和黄文义岳父家蔡家见面沟通。目前,六名死者仍被安置在火葬场。黄文义的家属称,该女工的家属极可能通过法律途径向凶手进行索赔。

  至于今后的打算,家属表示暂没有考虑那么多,“毕竟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下去”。家属方面暂时还在等待警方的通知,到时将申请火葬。家属称按照他们当地的习俗,死去的蔡秋奕没有和黄文义脱离夫妻关系,因此蔡秋奕的遗体仍由黄文义一家负责后事。黄文义的岳母由蔡家负责后事,黄文义的两个死去妻妹则会被送到尼姑庵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