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动摇传统金融业根基 2021-02-22 06:39

  在谢平、邹传伟、刘海二等人合著的《互联网金融手册》中,开宗明义提出了一种无中介金融市场的情形,并提到这符合“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的描述,而整本书所谈实际都在围绕这个一般均衡理论。

  一游人到小镇一旅馆,拿1000元给店主挑了个房间。他上楼时,店主拿1000元给屠户支付了欠的肉钱。屠夫去猪农那还了猪钱,猪农还了饲料款,饲料商去付清陪酒女郎的钱。陪酒女郎赶紧去旅馆还了房钱。这1000元又到店主手里。这时游客下楼说房间不合适,拿钱走了,但全镇债务都还清了,人们快乐了!问:在这个过程中有谁吃亏了吗?

  答案是谁都没吃亏,每个人都实现了自己的经济目的。这并不是个脑筋急转弯,而是用非常简单的一个模型概述了一个多角债务关系,每个人都拥有债权,同时也背负债务,如果没有旅客来消费这1000元,所有人的债务都不会得到偿付,所有人所持债权也无法兑现。而有了这1000元的流通,一切迎刃而解。

  我们可以再大而化之一下,这则故事实际描述的是原始资源交换市场的一种最简单情形。由于没有金融这个行业在,各方人士便嗷嗷待哺般的期待现金流的到来。而金融所做的,便是在没有消费这实实在在的1000元钱钞票之时盘活市场,让整个市场的资源得以配置并流通。把尚未发生流通的资源通过某种担保授信,最终在目前没有钱的情况下把这笔钱的未来使用权抵押出去。不花钱来做花钱才能做的事儿,这便是金融的通俗本质。

  在谢平、邹传伟、刘海二等人合著的《互联网金融手册》中,开宗明义提出了一种无中介金融市场的情形,并提到这符合“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的描述,而整本书所谈实际都在围绕这个一般均衡理论。

  提出“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理论的瓦尔拉斯及其理论继承人帕累托所代表的洛桑学派,是西方经济学应用理论当中重要的一支。这个理论提及的最理想的市场状况即为“一般均衡”,其时所有过度需求和过度供给全部相等。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全部出清,唯一起作用的资源配置杠杆是市场,并且能实现充分就业,最终实现帕累托最优。

  “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理论”应用到金融市场上,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在实现“一般均衡”时,所有的金融中介都是不必要的。再拿开头的故事来解释:在没有金融行业时,必须要有切实的1000元进入这个圈子流通,而有了金融业,我们便可用某种担保的形式告诉屠夫说:“在下一周一定会有一位旅客来到旅店住店,会在这里至少消费1000元。我们确信并且担保旅店老板的这1000元肯定会偿还给你,所以你可以此来免除旅店老板的债务。”如果屠夫愿意,他可用同样形式的担保来偿还猪农,以此类推,而负责担保的这个机构,便是金融中介。它具有很强的公信力以及资金实力,可担保债权人即便在债务人违约的情况下也能代替其偿还债务,并具有很广泛的信息来源和操作经验,能确切知晓旅店的经营状况,来评估这个旅客是否会真正到来,如不到来又如何把这1000元的损失用其他资源弥补回来。在做了这些之后,金融中介会从交易双方收取部分中介费用来实现自身的盈利。拿到现代金融业来看,这些金融中介便是银行、保险公司、投行。

  而按谢平等人的分析,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意味着现有金融市场,尤其是金融中介有被颠覆的可能。而这种可能,跟互联网金融的性质息息相关。互联网本身是信息的集合,而随之而来的大数据分析、大数定理的运用,以及相关的各种支付模式的变化,风险评估模式的跃进,以及沟通交流考察成本的大幅下降,都为更为普适的、离散化的、的、去精英化的金融市场的达成提供了条件。也就是说,在交易双方或多方信息对等,沟通顺畅,没有鸿沟的情况下,旅店老板、猪农、屠夫、陪酒女甚至旅客五方完全可抛开中介来配置这1000元钱的未来使用权。

  谢平等人认为,互联网金融有三大支柱职能,首先是支付,以及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的互联网货币;信息处理,即基于大数据的风险管理和风险定价体系;资源配置,这一点集中体现了去中介化。在支付和信息处理的前提下,完全实现P2P点对点的资源配置,“想你之所想,急你之所急”。而这三大支柱,无一不指向现代金融体系的核心职能。难怪传统金融业的老总纷纷出来唱衰互联网金融——这已不是你吃肉我喝汤的问题了,而是互联网金融要动摇传统金融业的根基。

  这当然不是危言耸听,互联网金融在今天还是新生事物,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或许还有限,但在可预期的未来,谁能知道它会演变成什么样?拥有前端的资源,拥有终端的用户,最重要的是拥有庞大的数据库和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任谁也不能忽视这样一直异军突起的力量。看看以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商家把实体店打得如此狼狈,而互联网商家来到世间至今不超过十年,实体店十年前能想到今天的局面吗?

  不过,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向监管层提出的问题也是前所未有艰巨。现有的法律政策体系,主要针对的是金融中介的违法违规行为,监管的对象倾向于成规模、成体系、有法人资质的机构。一旦互联网金融业形成规模,监管层所要面对的是在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市场上难以计数的个体的直接交易,难度空前。在现有的市场规模条件下,或许打压一下支付宝,叫停一下二维码支付,还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可一旦闸门打开,人们欢呼着用鼠标和键盘赶走了中介,可能发现的是和欺骗在其中肆意生长。毕竟,前文提到的“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情形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前提,第一是信息完全公开,第二是人们完全理性,而这两点在现今的市场条件下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如果人们足够理性,不但可以不要中介,也可以不要监管。但现实是不要说完全不要监管,哪怕是套子松一松,一场百年一遇的次贷危机就铺天盖地砸下来了。人本贪婪,唯利是图,这都是被反复证明了的,人心,是什么方程式、算法、大数据都算不出来的,而这,也是我们慎谈金融全面放开的最主要原因。

  但无论如何,互联网金融越做越大的趋势不可逆,谢平在《互联网金融手册》中给出的预测是二十年。二十年后,当一代更熟悉、信任互联网,更会在互联网世界趋利避害的人们成为市场的主导力量之时,互联网金融行业或许才会拥有其真正的地位和规模。互联网金融给了世人实现“一般均衡”的可能,即全面公开、无损传播信息的渠道,以及建立在此渠道基础上的资源最优化合理的配置。尽管这到底还只是一种可能,难谈什么颠覆,但却是目前最有可能解决的、也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