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金融危机还有多远 2020-11-17 03:38

  周六凌晨,伴随着特总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national emergency),美股尾盘暴拉9%。意味着,欧美市场的恐慌情绪阶段性见底了。

  可见,最近全球的持续暴跌,投资者并不是害怕疫情本身,而是担心欧美ZF的不作为。一旦特总们不再“梦游”,决心要下大力气“开干”,那么疫情这个不确定性的雷,就被拆掉了引信。

  虽然,未来欧美确诊数字依然还会指数上升。但是,欧美这些发达国家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只要他们行动起来,疫情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觉得,只要未来欧美新增确诊数字没有超预期增长(比如,美国过百万甚至千万),那么疫情对于的冲击将会慢慢变弱(Ps.不是说没有影响了,只是没有前段时间那么大了。)

  正方认为:我们已在金融危机的边缘。代表人物是任泽平和姜超。这两位都曾是新财富排名第一的宏观分析师,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至今,12年过去了,美国欧洲主要靠量化宽松和超低利率,导致资产价格泡沫、债务杠杆上升、居民财富差距拉大、社会撕裂、观点激化、贸易保护主义盛行。从金融周期的角度,这可能是一次总的清算,该来的迟早会来。

  1)单纯的下跌,未必会产生金融危机。最典型的是1987年全球暴跌——在10月19日一天,美国标普500指数跌幅超过20%。但这一次股灾对当时美国和欧洲主要国家的经济都没有影响,美国当季的GDP环比增速甚至还有所上升。

  2)但是如果出现了债市的下跌,就要对金融危机高度警惕。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都是由债务危机引发的。

  3)目前,欧美企业和政府部门债务本就高企。而本轮疫情的冲击,使得部分国家的政府债务问题再度加剧。

  意大利政府早已债台高筑。截止19年3季度,其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154.3%,远高于08年3季度的105%,以及60%的政府债务率警戒线。

  但疫情发生后,意大利10年期国债利率从2月20日的1.05%跳升至3月13日的1.76%,意味着其偿债风险大幅上升。

  美国政府债券虽然没有违约风险,但美国企业部门债务率已经创出历史新高,这也是当前美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所在。

  他认为: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背景是美国杠杆率很高,房价大幅下跌引发资产负债表恶性循环的缩水,最终出现金融危机,即基础资产恶化叠加杠杆率很高导致金融危机。目前疫情恶化对经济有冲击,但不是经济循环本身出问题。

  20世纪最大的3次疫情流行:1918年“西班牙流感”、1957年“亚洲流感”、1968年“香港流感”(全球累计致死大致规模都在一百万或以上的大疫情,都经历了半年以上甚至长达两年以上的时间),甚至对的冲击都很小。

  金融危机,是指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与地区的全部或大部分金融指标(如:短期利率、货币资产、证券、房地产、土地价格、商业破产数和金融机构倒闭数)的急剧、短暂和超周期的恶化。并由此带来急剧的信用紧缩,国家债务违约等

  可见,单纯的下跌并不是金融危机,往往是以多个资产,尤其是房地产价格的大幅下跌,以及债务危机的发生为标志。

  所以,我们未来要重点关注的是,欧美是否会发生债务危机,以及主要大国的房地产市场是否会有大的波动。

  总结一下吧:目前全球下跌只能算是“股灾”,但还不能叫“金融危机”。未来,如果疫情持续冲击经济,导致了债务危机等,“金融危机”才可能到来。

  所以,目前还不能急于下结论。接下来,关注的重点是欧美是否会发生债务危机,各国房地产市场是否会出问题。

  每个交易日晚上,我都会在小号“一天”(ID:gushiyitian)上对A股的投资机会和投资逻辑进行梳理。为了方便获得更多消息,也为了防止失联,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