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行持续发挥金融“穿针引线”作用(“走进外资行”系列访谈) 2020-11-11 18:37

  2020年被称作“外资元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放宽外资机构准入条件,中国金融业迎来全面开放。

  那么,新发展格局下,外资银行从中看到了哪些机会?又有哪些自己的打算?未来对中国金融开放还有哪些期许……

  《国际金融报》推出“走进外资银行”系列访谈,与外资行的首席执行官、首席经济学家、财富管理部负责人等聊一聊他们心中的答案。

  当前,国际局势风云变幻,新冠肺炎疫情依旧肆虐全球,各国面临抗击疫情和复苏经济的双重挑战。可以说,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一如既往相互理解支持的双边关系更为难能可贵。

  不得不提的是,今年1至8月,在各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贸易大幅萎缩的背景下,中国与东盟国家经贸合作逆势增长。东盟也历史性地成为了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而作为一家有85年历史的新加坡老店,1984年进入中国市场的大华银行是东盟网络最广泛的外资银行,在这个区域有超过400家分支机构,更是金融开放进程忠实的参与者与见证者。

  近日,大华银行(中国)行长兼首席执行官符懋赞接受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专访,聊了聊他对国际贸易、金融开放以及在华外资行转型的一些思考和体会。

  在这个继往开来的新起点,他表示,中国的外资银行人将积极把握开放的机遇,争取更多的业务资质,实现更多金融创新,不断深入地参与到这个发展进程中,发挥金融“穿针引线中国与东盟深化战略对接

  “疫情影响和摩擦加速了供应链近地化、区域化、分散化的趋势,从全球供应链转向多元化的地区供应链,从注重效率慢慢转向注重弹性。在客户重新布局的这一过程中,我们为他们提供配套的金融服务。”

  《国际金融报》:目前应该如何看待贸易摩擦与地缘不确定性给外资行跨境业务带来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外资行需要做出什么样的准备?

  符懋赞:一方面,各种不确定性的叠加,加剧了金融市场的波动,也催生了大量避险需求,需要银行利用金融风险管理能力和解决方案,帮助客户控制金融风险,也要继续秉承稳健审慎的运营原则,增强一级核心资本,注重自身抗风险能力的增加。

  另一方面,“中国制造”已经深深嵌入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之中,地位愈发重要。然而,疫情影响和摩擦加速了供应链近地化、区域化、分散化的趋势,从全球供应链转向多元化的地区供应链,从注重效率慢慢转向注重弹性,比如在东盟等地寻找替代供应商和合同制造商。在客户重新布局的这一过程中,我们为他们提供配套的金融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贸易摩擦和国际市场萎缩,给中国外贸发展带来严重的不利影响。在此情况下,东盟逆势上扬,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们也希望全力辅助客户“稳外贸”,利用我们对外直接投资咨询服务,帮助更多企业发掘东盟投资贸易机遇。我行也和恒丰银行签订贸易直通车服务,为更多企业在东盟开展贸易活动提供便利。

  《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中国与东盟逐步深化了战略对接,东盟所有成员国均与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那么如何看待新加坡在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合作中起到的作用?

  符懋赞:今年是中国与新加坡建交30周年。新加坡是东盟第一个与中国签订全面贸易协定的国家,并于去年升级《中新自由贸易协定》,2013年至2019年,中国连续7年是新加坡最大贸易伙伴,新加坡连续7年是中国第一大新增投资来源国。

  由于新加坡金融市场自由度高,税率水平较低,实行自由外汇制度以及不受限制的资金转移制度,同时与多国设立自由贸易协定,很多企业都将其视为进入东盟的重要跳板和区域中心,在新加坡建立区域总部或者财资中心统筹在东盟的运营。相信随着中新经贸往来的继续升级,将继续带动中国与东盟的经贸往来。

  去年,我行、新加坡交易所和中国国际商会还签署合作备忘录,利用新加坡的优势,为企业贸易结算、项目融资、流动性管理、外汇及衍生品交易等提供服务。

  此外,在东盟的区域金融中心之外,新加坡还是人民币投资、持有和交易的国际金融中心之一。中国人民银行也于去年5月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续签了高达3000亿元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今年,新加坡交易所的美元/离岸人民币期货交易量占全球80%。

  “在新旧动能的转换过程中,很多中国企业都在采取1+N的策略。一方面紧抓国内市场,进行技术升级、稳定产业链,另一方面积极拓展海外市场,降低运营成本。这其中就需要金融为其保驾护航。”

  《国际金融报》:作为总部在新加坡的一家银行,大华中国如何看待日益活跃的贸易往来给银行方面带来的机会?

  符懋赞:当前中国正在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作为银行,我们可以一方面通过创新的金融解决方案和合作伙伴资源,助力企业的产业升级和稳定发展,另一方面发挥跨境优势,在外循环中增加海内外市场的联通效率。

  在新旧动能的转换过程中,很多中国企业都在采取1+N的策略。一方面紧抓国内市场,进行技术升级、稳定产业链,另一方面积极拓展海外市场,降低运营成本。这其中就需要金融为其保驾护航。

  具体来看,包括帮助企业在当地直接投资落地提供贸易融资、供应链融资、现金管理、外汇和避险产品以及境内外资金池等金融解决方案。

  此外,跨境贸易避险与结算方面,东南亚币种繁多,企业在这里常面临换汇难题。多数情况下,东南亚货币和人民币之间的兑换需以美元为桥梁进行“二重换汇”。换汇成本和汇率风险也随着换汇次数的增加而上升。

  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也可以通过金融解决方案,在增加汇兑便利的同时,锁定风险。比如,大华银行就有人民币对多种东南亚货币(新加坡元、泰铢、马来西亚林吉特、印尼盾和菲律宾比索)的汇兑和套期保值服务。近期,我们还推出了马来西亚林吉特信用证服务。

  《国际金融报》:由于大环境的改变,在华外资行目前是否正处于一个转型时代?大华银行在转型方面有什么经验分享吗?

  符懋赞:大华银行在深耕中国市场的36年间,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我们的服务团队始终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为客户提供互联互通的金融服务。这是大华银行进入中国的初衷,也是我行的优势所在,更是未来我行在华长期发展的基石。

  今年以来,无论是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还是环球金融市场的巨幅震荡,都是我们所有人终身难忘的经历。而面对行业数字化趋势、客户需求转换和利差空间的压缩,我们需要在专注优势、巩固业务基础的同时,推进自身转型。

  为了更好服务企业的跨境需求,我们与母行一起施行了行业专门化管理,这有助于为客户提供专业的咨询,优化客户服务体验。

  在零售端,我们专注高端财富管理人群,并通过数字化赋能,依托全新的运营模式和新加坡品牌力量,打造诚挚信赖的财富管理服务;同时通过与本土战略合作伙伴的深耕细作,打造获客和服务生态圈。

  为了给业务提供更多推动力,我们着手建立健康的合作伙伴生态圈,并已经与申能集团、上海燃气、浦发银行、中信银行、恒丰银行等志同道合且实力雄厚的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未来我们也会继续拓展这一生态圈,深挖伙伴关系并探索更多形式的业务合作。

  “伴随中国在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也不断加强大宗商品交易能力。去年,我们就参与了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场外互换交易,开启了期货交易所场外商品互换业务。”

  符懋赞:我们非常欢迎这一系列的金融开放措施,这些决定显示了中国继续加大金融领域开发力度的决心。我们相信这些措施将鼓励外资银行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入,以创造更多的增长机遇。

  为了把握开放的机遇,我们也积极争取了更多的业务资质。去年我们就获得了上海期货交易所会员和“上海银”集中定价会员的资质,为客户提供更多的交易服务。另一方面,我们也积极利用开放政策,实现更多金融创新。例如,今年5月临港新片区的金融开放与创新发展政策发布后,我们与客户共同积极探索,已经顺利落地新片区内本外币一体化跨境资金池结构。

  符懋赞: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而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相对实体经济,相对欧洲、美国来说小很多。当前,中国政府不断加大开放力度,给外资更多的空间。只要外资银行专注自身定位和优势,都可以在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并且把蛋糕做大。

  今年的陆家嘴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上海已经成为了创新金融运行规则和标准的最好实验场。”他也提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要建设“五个中心”,即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人民币金融资产风险管理中心、金融开放中心、优质营商环境示范中心和金融科技中心。同时表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还可以在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进一步先行先试”。

  我们期待未来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参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也期待未来加快开放资本账户的步伐,让正常贸易和投资需要的资金在合法合理的范围内可以自由进出。

  《国际金融报》:多年来,大华银行在贵金属交易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如何看待未来这项业务的潜力与机会?

  符懋赞:我们的交易服务都是基于客户的需求和大华银行在东南亚的业务根基及优势。比如在中国与东盟进出口中,纺织原料和纺织制品、工业金属和贵金属、能源和农产品等大宗商品的活跃贸易是带动增长的重要因素。因此,我们推出了东南亚货币一站式服务和贵金属交易服务。

  当然,就贵金属特别是黄金而言,作为一种商品,在中国也有着重要的实物需求。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生产国和消费市场。因此,我们一直坚持为贵金属贸易商、金银生产加工企业提供期货产品,对冲市场风险。

  一方面,中国的黄金产业是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释放出了巨大的产能,有能力承接来自全球的黄金生产和加工需求;另一方面,东南亚黄金企业也有着强大的“走出去”需求。因此,我们也积极与交易所合作,共同连接中国和东南亚的两大黄金市场,为企业提供更多的可能。

  伴随中国在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也不断加强大宗商品交易能力。去年,我们就参与了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场外互换交易,开启了期货交易所场外商品互换业务。

  人民网北京11月7日电(记者杜燕飞)国家外汇局今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280亿美元,较9月末下降146亿美元,降幅为0.46%。 对此,国家外汇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10月,我国…【详细】

  人民网北京11月7日电(记者罗知之)为完善存款保险制度,保护存款人合法权益,促进银行业健康发展,自2020年11月28日起,央行授权参加存款保险的金融机构将使用存款保险标识。 央行表示,根据工作安排,存款保险标识在2020年11月28…【详细】

  人民网北京11月6日电(记者杜燕飞)国家外汇局今日公布三季度及前三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6521亿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10758亿元,服务贸易逆差2795亿元,初次收入逆差1652亿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