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金刚钻”到底长啥样? 2019-12-10 18:33

  有一种观点认为,金融科技服务小微,就是从原先大家广为尝试的B2C、P2P模式,转为银行后台,转为“寂寞”的B2B模式。其实不然。今年以来,在人民政协报记者陪同全国政协委员多次围绕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调研中,我们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金融科技在适应需求、合规发展、与传统金融机构打好配合战的过程中变得更有温度……

  “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其实就需要全身心地把钱注入、把身注入、把心注入。很早之前我就在想,大的金融机构愿意服务大企业,而这些大企业其实也不用金融机构教给它们怎么去做生意。但小企业不一样,它们不仅缺钱,还缺能力建设方面的帮手。”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是个“倔强”的人,早在12年前,他就带领团队摸索中国大众富裕人群、高净值人群的理财需求如何被满足,与此同时,他希望能够将自己的老师——格莱珉银行创始人尤努斯在孟加拉的“穷人银行”模式在中国换一种方式生根发芽。

  12年后,当宜信公司带着普惠金融服务小微企业的案例来到委员调研组面前,参与调研的成员们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中国金融科技企业探索普惠金融服务小微企业之路虽然异常艰难,但很有意义,敢于探索的企业,应该越多越好。

  “我们认为,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应当包括股权和债权两个层面:一方面是,技术能够代表未来,属于高成长性小微企业,同时也是高风险性的,他们可以采用股权融资(或投贷联动),先是天使投资、创业投资、风险投资,然后可以是成长性的股权投资、科创板、二级市场,这应该是科创型小微企业在融资领域的成长路径;另外一侧,则是成千上万的以快乐生存为最终目标的小微企业,它们可能永远都不会长太大,有的甚至只能服务一个街区,无法全国设点,但他们拥有一定的信用基础,他们可以使用债权融资。”唐宁眼中的小微企业,有着上述两个明显特点。

  与不同的融资诉求对应的,是不同的投资者。在美国,关注天使投资的投资者大约有30万人,这些人所期待的回报是多元化的,他们可能既需要有一定的财务回报,同时还希望这笔投资能够让自己在财务自由后生活更加丰富多彩,比如他们也希望从被投资企业那里了解到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以此让自己变得更年轻。

  “我们期待,中国天使投资人群体也可以成长起来,形成投资生态。”在唐宁看来,从全球视野看,中国企业是值得投资的,因为中国科创类企业通常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在做,它们的“腿”更多。

  过去5年,唐宁一直大力推动支持科创类小微发展的市场化母基金模式。这一模式在5年前并不为更多人所知,但现在,它正在为中国科技创新提供长期资本。传统经济体中成功的企业家,他们在财富分配中会有一部分,投入新经济。但如果直接把钱给到企业,风险太高,市面上很多理财产品运行得不尽如人意,甚至“暴雷”,往往都是投资者与融资者之间缺乏“翻译”造成的。还有一些所谓的Pre-IPO机会,甚至是更早期的投资机会,一旦不能得到很好的上市回报,就会堵在那里,导致资金无法退出。

  要解决这一问题,选择专业的投资机构会好很多。但大量资金投到单一基金,还是有风险的。因为单一基金不可能对所有行业、整个小微科创企业的生命周期都有很好的把握。同时,基金经理的投资偏好也不一样,有人喜欢投资“黑马”,有人喜欢投资“白马”,还有人喜欢投资“斑马”。“能够集纳这些人的优势,同时能够更全面地把控风险,我认为母基金具备其特殊优势。当然,无论投资什么,一个必须要做的工作就是投资者教育,让他们能够安心地把钱投出去,并且坚持至少10年。当然,一开始这样的要求是不被他们理解的,但我会反问这些成功的企业家,你的企业走到今天花了多长时间,很多人的答案是15-20年,那么我会问,您为什么要求财富管理团队一定要在两三年间就取得成功?在我看来,有效的投资者教育,是可以拉长投资期限的。”对此,唐宁充满信心。

  一个整体的感受是,我国股权市场长期资本的缺失是一块短板,我们试图通过母基金的模式创新,去实现突破。

  调研组:长期投资资金缺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困扰了我们多年。但我国的储蓄率在全球范围内看又是较高的,这些储蓄大部分又是短期资金,同样,我们的绝大多数是短期的,因此我们的确需要思考,在顶层设计上采取怎样的激励措施、政策,以鼓励大家增加五年、十年期的投资?

  当然,也有一种情况是,有长期资金的来源,但没有去向。假如要求投资者进行长期投资,投资者如何认可投资机构存在的长期性,或者说如何保证资金长期稳定的流向,也是个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末,普惠小微余额10.3万亿元,同比增长21%,增速比上年末高5.8个百分点。截至2019年5月末,普惠小微支持小微经营主体2363万户,同比增长35.4%。

  从不良率情况上看,截至2019年5月末,全国金融机构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小微企业不良率是5.9%,比大型企业高4.5个百分点,比中型企业高3.3个百分点。同期,五大行小微企业平均利率为4.79%。

  基于以上数据,业界认为,在小微企业服务逐步加速的过程中,金融机构在可收支平衡的前提下发放小微企业,其难度要远大于大中型企业。

  “通过长期服务小微企业,我们发现,它们有两大痛点需要支持:一是缺资金;二是当一些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其自身管理能力开始跟不上发展规模,特别是在农村。我们曾接触的农户里有一对夫妻,养20多头母猪时可以养得很好,一年投入5万元,能挣回10万元-15万元,而在扩大规模之后,养到1000头母猪时,他们发现现金流、经营能力都跟不上了,想盈利非常困难,原本的创收大户最终会出现比较高的负债。”宜信普惠高级副总裁许超这样说。基于这样的痛点,10年前,他们开始思考三步走的战略思维:首先,希望通过小额信贷去帮助这些小微企业主解决资金的困难;进而,通过一些微金融服务,例如资金管理、保险服务为客户提供更综合的金融服务;最后一步是能力建设,我们自己有微课堂,也会联合一些从事实业的合作伙伴,以及高等院校,给这些小微企业做能力建设。

  普惠小微,宜信努力在金融科技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实践。“比如商通贷,就是一个专门为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题的网络借款服务平台。基于金融科技理念、宜信大数据云平台,通过客户在线提交相关信息与实际经营数据,进行实时授信。商通贷最大的特点就是快,客户在网站上添加相关信息,提交申请之后,预估额度只需要1分钟时间,最快申请2分钟,最快到账时间8分钟,最高额度100万元,差异化的为小微企业去解决融资痛点。”许超说,商通贷提倡的是小微有数据、数据有价值,会根据企业的征信数据和可验证的经营数据,去解决客户审批问题。“做小微,无论是传统线下,还是数据类线上业务,无外乎解决两点:一是如何评估还款能力,二是如何评估还款意愿。通过客户授权的标准化数据,可以确保他提供的经营状况都是真实可控。另外结合企业征信信息去评估还款意愿,最终得到一个信贷的决策。”

  宜信服务小微的另一个产品形态是供应链金融,这个产品致力于帮助企业解决产业链中的各个环节的资金需求。在这些资金需求当中,宜信会通过供应链的关键节点找到基于交易结构的风控节点,如订单、应收账款、反向保理或基于分销商对应的订单,最终确定客户还款能力以及真正交易发生的状态,为客户提供基于供应链的金融服务。

  目前网贷机构的资金成本较高,进而会带来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升高。融资成本会影响到小微企业的盈利表现,进而影响最终风险的表现。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的低成本资金机构参与到宜信普惠的金融服务中来,为小微客户降低金融服务成本和经营压力,形成良性循环。

  调研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很多很棒的金融产品服务针对的是微型企业,而非小企业。事实上,在中国,小微企业或个体经营者的数量巨大,户数已经超过1亿,服务他们,金融科技企业是很有发展前景的。农户或者小微企业借款5万元时,他可能会挣到15万元,但如果他借到5000万元,可能就会亏损。这个现象值得关注,精细化服务始终是金融科技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