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圈不叫金融圈叫名利场;创投圈不叫创投圈叫“正大光明三陪圈” 2019-08-23 17:00

  近日,中金公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黄洁被曝潜规则女实习生。此事一经揭露,仿佛撕破了华服,底下虱子纷纷跑出来。

  在被曝光的系列微信截图中,黄洁开门见山:“这是一个名利场,你愿意吗?”随后,此君颇为露骨地表示:“我觉得你有潜质和颜值,但没有catch到point,或者说不太motivated,感觉放不开,太有节操。”

  你看,文化人耍流氓都端着腔调,不像阿Q只会说“吴妈,我要同你困觉。”线上聊骚不能叫文爱,得说phone sex。金融圈不是金融圈,得叫名利场。

  你长得很不错,我们这次谈话的这个point呀,就是我明天上午有空(可以开房玩扑克),在投行这个名利场,你要把握机会,要motivated,就是要勇于献身,侬晓得不晓得呀?

  同志们,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这是空手套白狼,是连套套钱都不想出就睡女下属啊!当然,我们直接管这个叫性骚扰。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一提到潜规则,大家就自动想到娱乐圈,想到凌晨三点的横店附近酒店,想到高尔夫球……娱乐圈是名利场,那金融圈呢?又何尝不是。凡是离钱越近的地方,铜臭味就越重,很多原本上不了台面的交易也就更加赤裸裸。

  早在2014年,英国《金融时报》基金管理专刊,针对730名基金行业员工的一项调查表明:业内每5名女性中就有一名在工作中遭受过性骚扰。另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员工在工作中每周或每月会遭遇性别歧视行为,15%说,感觉不用点“女人味”,就没法儿把工作做好。近500名受访者表示,客户、管理者以及同事的性别歧视言论屡见不鲜。“上司们会发明有关我们身体部分的昵称,还会幻想场景。客户们不停地献殷勤。”

  前阵子热映的《人民的名义》中,当猎云君看到公安厅长祁同伟的遭遇时,心里就在想:如果一个省政法委一把手的女儿苦苦追求你,你能因为不爱她而坚持拒绝她吗?恐怕很多人早早就会跪在政法委一把手女儿的脚下吧。政法委女儿平常遇不见,众老板却有机会见得。我接受上司给出的诱人条件,陪他纵情一场,或许就可以少奋斗十年吧?我这衣服是脱还是不脱呢?我是跪还是不跪呢?

  但是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挣快钱容易,能谋一时,但不能谋一世,美好皮囊贬值的速度实在惊人。

  国内讲关系,国外讲network。诸多职场女性疲于找到培养人脉网络的安全空间,但与此同时,那些男性却能在休闲活动中构建人脉圈,“一旦你跟某个人一起喝得烂醉,你们就成了‘哥们儿’。”一位男性创业者在跟猎云君交谈时说,“这让你能更容易地请求帮忙或在以后获得引荐。”

  坑爹的是,在这些工作场合,女性会遇到什么异样眼神呢?女性在酒吧、在游艇以及在会场,经常沦为有“特殊意义”的参与者或者仅仅是漂亮的花瓶。

  你看,猎云君刚码下上述几行字,就有人跳出来替黄洁“洗地”。我们都知道,每一个职业圈的老鸟都知道,被侮辱的女性有很多,而曝光的案例却冰山一角。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去对抗,哪怕是起身哭诉,因为社会偏向男性,男性们认为骚扰是本能,骚扰甚至有利于女孩子上位。有些“和谐词”女性们则认为受害同性是招蜂惹蝶。

  对于私募而言,这种首募规模令行业深深震撼。聪明而强大的女性们正巨浪般拍击着对冲基金的男性势力堤岸,碎石不断滚落。

  Mary Meeker本科攻读心理学,不过她不愿意从事心理分析,而是去做了股票经纪人。之后进入摩根士丹利,开始搞股票分析。在94年,大多数人还不知道网络为何物时,她看出了互联网链接万物促进人类的趋势,并且连续发表《互联网报告》《互联网广告报告》等一系列经典报告,气势横卷全球投资界,并且帮助东家大摩成为了几乎所有著名互联网公司IPO的主承销商。

  以上,都是依靠不屈意志和自身专业能力,在男性主导的投资世界中奋力杀出职业上升通路的女性们。除了自身的成功,她们正带动更多投资界女性走向更加平等、广阔的职业道路。

  在这个男女尚未彻底平等的年代,在这个出卖肉体就能走捷径的年代,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能拒绝黄洁“热情邀约”的妹子真的很优秀,很不容易。你选择的这条路,看似艰难,却是一条康庄大道啊。

  金融圈是如此,那动辄融资数千万时时路演的创投圈呢?亦是如此。赤裸裸一个三陪圈,陪吃喝,陪工作,陪融资。

  很久之前,猎云君就听到一个令人惊顎的事情,某个不知名投资机构的一位年轻的女性投资人为了能够获得项目入资的资格,不惜向创业者暗示可以陪睡。在这里我不想说佩服这位女性投资人非常“狼性”和“职业化”之类的屁话,这事情着实让我震惊了。

  在十年前,风险投资被视为一个高大上的职业,哪怕是在五年前,这也是一份被视为入职门槛很高的工作。可是近几年来随着大笔资金和机构的井喷涌入,一些乱象也伴随而生。

  或许大家会认为性骚扰、性别歧视等问题仅限于“不够现代”的老家伙,那么就来看看28岁的Justin Mateen说过什么话,他表示在Tinder拥有一位年轻的女性联合创始人“会让公司看起来像个笑话”并且让它“贬值”。

  再或者看看Twitter一位20多岁的男性雇员对女boss的评论:“你应该聘请一位书呆子式的男性在公开场合代表你的公司,这可以弥补你的样貌。”

  去年圣诞夜前夕,北京警方进行了“圣诞节扫黄”,依法对涉嫌嫖娼违法犯罪活动的保利俱乐部、蓝黛俱乐部、丽海名媛俱乐部进行查处,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

  随后,朋友圈开始有鼻子有眼传播一份涉事人员爆料单。知名网红papi酱、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一下科技CEO韩坤等人纷纷躺枪。一时之间,大家纷纷晒朋友圈自证清白。

  1月3日,微博用户@2017一月三爆料称,1月2日,她在乘坐由深圳飞往北京的海航HU7702航班时,遭遇李元戎性骚扰,被李元戎将手伸进衣物内猥亵,并表示苦于缺乏证人,希望能有同次航班乘客出面作证。

  然后我们的李元戎就义正言辞表示:一派胡言,这是往我身上泼脏水!这个……这个分明是那位女士的碰到了我的手嘛!李元戎甚至宣称这是当事人,即一女网红的背后经纪公司在进行炒作。

  UPloadVR是美国加州旧金山的一家虚拟现实垂直媒体,并拥有自己的VR新闻资讯网站,成立于2014年。但这硅谷宠儿却因“滥交”被告上法庭,被告就是该公司联合创始人Will Mason和Taylor Freeman。有趣的是,这哥俩不久前还双双被提名福布斯30岁以下优秀企业家榜单。

  据悉,UploadVR俨然成为了“男人俱乐部”,公司里充斥着性骚扰行为,上上下下把性挂在嘴边,给女性员工创造了一个不堪忍受的环境。

  令人目瞪口呆的是,UploadVR还专门设置了所谓的绳艺室,供员工啪啪啪。至于叫妓女和舞娘来开淫趴,男员工们更是习以为常。玩还是硅谷会玩,《华尔街之狼》里小李子纵情声色原来都是有实例的呀!

  对于Uber这家蓄势待发、估值达700亿美元的乘务共享巨头目而言,最近一段时间日子可是十分艰难。

  自原女工程师Susan Fowler控诉这家出行巨头存在性骚扰文化后,Uber性骚扰事件持续发酵,诸多高管接连因为“裆下之事”离开公司,光猎云君一人就发出去N多篇关于Uber性骚扰的稿件。但是广大用户显然不准备轻易放过Travis Kalanick,他们甚至在网上轰轰烈烈开展了“卸载Uber”的活动。

  面对渐渐失控的丑闻影响,一向无法无天,游走于规则之外的Kalanick在内部致辞中竟潸然泪下,表示将招聘一位女性COO做二把手。

  雷军曾说,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近些年,政府又大力倡导创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多少人轻装上阵,一头扎进创投圈。路演,往大里忽悠。融资,咱小的投资人不见。你要融个几十万呀,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近些年,互联网行业的优异表现吸引了一些热钱快速涌入,大量进场的新入行投资人很多都是刚入互联网行业不到两三年的从业者。举一个极端的案例:一家VC的合伙人只是因为读到了一篇作者的文章,该作者就被挖来委以重任。

  无论在哪个会议场合,都会感受到风险投资行业的焦躁。他们四处兜售自己的基金的优势推销自己,甚至有不熟的人上来就向猎云网开出所谓的价码:

  “兄弟,猎云网接触那么多的创业项目,你帮我留意着点呗,帮我介绍,投资成功了我一个项目给你们几万。”

  在这个日益浮躁的圈子里,身为创业者,我们有忘记初心吗?我们的圈子难不成真肆意吹浮夸风?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者十之,我们实在不愿意做风口的猪。猎云君不愿意,大家都不愿意。浮躁之风总会退去,做好自己手中的创业产品吧,做好投资机构的服务和品牌吧,你们都有机会找到自己的Mr.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