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二战末期苏军统帅部严令不准派遣大型水面舰只作战 2021-01-12 17:58

  1943年10月5日,黑海舰队司令员弗拉基米尔斯基(Л.А.Владимирский,1942年6月17日晋升海军中将,1944年4月23日任黑海舰队司令)计划在10月6日使用驱逐舰第1大队兵力在鱼雷艇和舰队航空兵协同下在夜间袭击敌军克里木南岸海上交通线并炮击费奥多西亚与雅尔塔港口,行动目的是歼灭德军从刻赤返回的登陆艇船,编队总体作战由编队参谋长海军上校罗曼诺夫(М.Ф. Романов)负责。

  10月5日凌晨4时30分至17时40分,侦察航空兵第30团的9架飞机进行了多次侦察,情报表明下午16时40分德军费奥多西亚在船艇25艘(16艘高速登陆驳船、6艘自行浮桥和3艘巡逻艇),在克里米亚机场德军飞机不超过40架。计划参加奔袭的有驱逐领舰“哈尔科夫”号(舰长海军少校舍甫琴科П.И.Шевченко,1942年6月就任)与驱逐舰“无情”(Беспощадный,舰长海军少校帕尔霍缅科В.А.Пархоменко ,1941年12月14日就任)和“才能”号(Способный,舰长海军少校戈尔什尼А.Н.Горшенин,1942年7月14日就任),配合行动的有8艘鱼雷艇和海军航空兵飞机。行动前一天,3艘军舰都在图阿普谢港待命出发。行动前4小时,编队接到了命令,命令表明此次战斗舰队司令将会亲自指挥。为了压制敌军的海岸炮兵,将会出动1个2架德勃-3轰炸机和4架伊尔-2强击机的机群。在军舰出发时,将由歼击航空兵第4师歼击航空兵第7团2个3架编组的P-40战斗机掩护,在接近高加索沿岸时,将由歼击航空兵第4师的12架拉格-3和雅克-1歼击机掩护,没有鱼雷艇配合行动。

  随着夜晚到来,10月5日20时30分编队(指挥官Г.H.涅戈达,1941年7月17日-12月14日曾任驱逐舰“无情”号舰长)离开图阿普谢;10月6日凌晨1时靠近克里木南岸时,各舰分开航行,“哈尔科夫”号驶向雅尔塔,另2艘则驶向费奥多西亚。凌晨2时,编队已经被德军侦察机发现,行动已经失去突然性。尽管编队在行驶过程中保持了无线分才开始发报。当然苏军驱逐领舰哈尔科夫号也在凌晨2时30分报告发现了德军侦察机。站后德军的战绩记录表明,10月5日20时德军在叶夫帕托里亚的无线艘苏军驱逐舰离开了图阿普谢。10月6日凌晨2时37分,德军克里米亚海军指挥官舒尔茨海军少将命令雅尔塔和费奥多西亚港口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5时30分,在距费奥多西亚8海里处,遭到德军3艘鱼雷艇(S-28、42和45)攻击和科克捷别列(Коктебеля)地区海岸炮连射击。在短促战斗中,击伤敌2艘鱼雷艇(德军记录为S45号被击伤)。在击退德军鱼雷艇攻击后,涅戈达决定放弃对费奥多西亚的炮击,6时10分随后转向会合点航行。在驶向汇合点途中,7时2艘驱逐舰意外在梅加诺角(Мегано)遭到2艘德军鱼雷艇(S51与52)的攻击。实际上这2艘鱼雷艇在康斯坦察修理结束后返回基地的,事先并不清楚苏军会来袭击自身港口。2艘驱逐舰立即高速转向并用炮火回击,而德军鱼雷艇实际只是假装攻击,希望苏军驱逐舰可以转向以便自己返回基地。

  此时,“哈尔科夫”号已接近雅尔塔。5时50分,德军在阿伊-托德尔角(Ай-Тодор)的雷达站发现了15千米外的苏军驱逐领舰。6时03分它在70链距离炮击港口,在16分钟时间未经校正,发射了144发130毫米炮弹。德军数据称一些防务遭到损坏,一些平民受伤。德军的海岸炮兵部队(6门155毫米和3门75毫米海岸炮),也对该舰回击,不过该舰未受损伤。7时15分,驱逐领舰与驱逐舰汇合,然后以110度角24节速度行驶。

  8时,按照原先计划,3架P-40远程歼击机前来给编队护航。他们在8时10分击落德军1架Bv-138侦察机,这架侦察机属于德军海军侦察第125大队第1中队(I./SAGr 125)。编队指挥官涅戈达命令“才能”号打捞落水飞行员,其余各舰进行警戒,这耽误了整整20分钟(不过苏军战后认为,按照当时各舰24节或28节航速,20分钟仅少航行8或9.3海里,未必影响德军而后14架飞机的突击)。

  8时15分,苏军又飞来3架P-40远程歼击机,不过很快由于发动机故障,第3架返回了机场。8时30分,他们发现了在高空的2架容克-88轰炸机。

  8时40分,当各舰编队返航时,出现了德军的轰炸机群(2架Me-109和2架FW-190战斗机掩护8架容克-87轰炸机),这些轰炸机属于德军第3俯冲轰炸机联队第7大队(7./StG3)。而苏军掩护兵力仅3架歼击机。尽管英勇作战,击落敌机2架(1架Me-109战斗机和1架轰炸机),但“哈尔科夫”号依然被命中3颗炸弹,1枚命中上层甲板第135区域,将甲板炸开,1枚在底部龙骨下方爆炸,另1枚炸中了第和第2个锅炉仓。爆炸使得第1锅炉仓进水,之后迅速流向其余2个锅炉仓,1门高射炮和2挺高射机枪被炸坏。驱逐领舰失去转向功能,已不能航行。编队指挥官命令“才能”号驱逐舰拖带“哈尔科夫”号驱逐领舰,此时编队距离高加索沿岸90-100海里。

  事后有人觉得编队指挥官涅戈达已经迅速放弃驱逐领舰“哈尔科夫”号,命令其余2艘未损伤的驱逐舰全速返回基地。因为德军第二次突击和第一次突击时间间隔3个多小时。如果2舰都以全速形势,或许这点时间已经可以安全返回,当然驱逐领舰则成为了“诱饵”。此时此刻,海军司令库兹涅佐夫正在舰队司令弗拉基米尔斯基的指挥所内,其问道:“其余两艘舰在哪里?”“正在拖带‘哈尔科夫’号。”“命令他们把它丢下!”然而这个加密命令并没有及时传递到涅戈达手中。让涅戈达在没有接受到命令的前提下,做出前述的决策,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胆量也不可能会做出这个决定。

  10时,9架歼击机赶到编队上空,不过机型由于资料来源不同,众说纷纭,涉及型号有Пе-3远程歼击机、A-20G、Пе-2和ДБ-ЗФ轰炸机。10时10分,之前的5架P-40远程歼击机返回机场。11时50分,编队距离高加索沿岸还有15-20海里。德军第二次突击的14架轰炸机赶到,此时在编队上空只有2架A-20G轰炸机。德军2架轰炸机对拖带“哈尔科夫”号的“才能”号进行轰炸,后者停止了拖曳,其余的则针对“无情”号。尽管“无情”号采取了机动以及舰上的防空炮火进行猛烈射击,依然被命中2枚炸弹,第1枚命中1号锅炉仓,第2枚命中甲板110-115号区域。很快该驱逐舰第1和第3锅炉仓被水淹没,第2锅炉仓也开始进水。军舰失去速度,不能航行。舰长帕夫霍缅科海军中校则带领舰员积极自救,将携带的鱼雷发射出去。而此时编队指挥官命令基本未损伤的“才能”号轮流拖带2艘被重创舰只,从而又一次丧失机会。其后,编队以极低航速航行。此时“哈尔科夫”号还有1个锅炉可以运转,军舰航速10节。

  大家不禁要问原定掩护的空军飞机呢?当时,空军依照原定计划在6时15分和7时55分对费奥多西亚进行了2次轰炸。10时30分,2架P-39歼击机驶往编队返回预定地域,不过没有发现编队。10时40分,再一次出动的2架P-39歼击机依然没有发现编队。直到12时21分,4架P-40歼击机也找到了编队。那么交战双方的飞机距离编队有多少距离呢?苏军从格连吉克起飞的A-20G轰炸机距离编队170千米,歼击机距离编队需要飞行35分钟,而德军距离编队距离约100千米。

  13时14分,A-20G轰炸机返回了机场,13时40分,4架P-40歼击机也返回了机场由2架P-39歼击机取代。此时,4架雅克-1歼击机和4架伊尔-2强击机赶到编队上空。14时40分,雅克-1歼击机和伊尔-2强击机返回机场,在编队上空只有3架P-39歼击机和2架A-20G轰炸机。

  14时41分,德军第三批空袭飞机从刻赤赶到,一共有12架Me-109战斗机、9架容克-87和2架容克-88轰炸机。空战中,苏军歼击航空兵第9团的3架雅克-1歼击机也加入进来。德军轰炸机的主要攻击目标是无法规避的“无情”号,该舰很快左舷中弹在14时45分沉没。“才能”号舰长立即用无线电向基地报告此事,但很遗憾,电报没有收到,舰队司令因而也就无法对战事进程作出有效的干预。“才能”号自身没有被德军炸弹命中,不过右舷遭到近失弹而且锅炉房还发生了故障。

  之前被重创的“哈尔科夫”号在德军这次空袭中前桅附近被命中几枚炸弹。由于舰体倾斜和振动,之前还能工作的唯一锅炉也失灵。15时37分,该舰沉没,直到沉没之前,该舰还在用1门130毫米舰炮和1门高射炮进行射击。

  德军空中攻击停止后,“才能”号开始抢救“哈尔科夫”号舰员。2个多小时后的18时10分,再次遭到德军大规模空袭,这次有24架轰炸机,前几次空袭中幸运的“才能”号被3枚200公斤炸弹直接命中造成1号锅炉仓起火。经过10多分钟的抢救,该舰还是在18时35分沉没。在德军最后一次空袭中,掩护编队的只有2架P-39歼击机和1架佩-2轰炸机。虽然附近还有1架P-40歼击机,但因为燃料不足,提前返回基地,没有参与空战。

  鱼雷艇、护卫艇以及水上飞机救起了123人,共有780人在这次事件中丧生,包括哈尔科夫号舰长海军中校舍甫琴科。而苏军进行空中掩护的飞机却仅有3架,失败的重要原因就在于编队空中掩护实力过于薄弱以及编队指挥员的机断行事能力欠佳!战后经过调查,发现黑海舰队航空兵并不缺少歼击机,1943年10-月15日数据显示舰队拥有17架P-40、16架P-39和20架雅克-1歼击机。从3艘军舰的防空火力来说,哈尔科夫号有5门、才能号有7门、无情号则有6门37毫米高射炮。虽说各舰还各有2门76毫米副炮,不过它对于俯冲轰炸机基本不起作用。至于装载各舰舰尾的12.7毫米高射机枪,没有人真正指望过它们。

  此战成为苏军在战争中一次损失主要水面军舰最多的战例。唯一幸运的可能是编队指挥官Г.H.涅戈达,他在冰凉的秋水中漂了几个小时后获救。由于这件事情以及1个月后刻赤登陆战役的失败,时任舰队司令的弗拉基米尔斯基海军中将在1944年3月被降职为海军少将,改任波罗的海舰队分舰队司令。(笔者注:在苏德战争中,唯有黑海舰队发生了2次舰队司令被免职的事情,因而在战后也发生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曾经的波罗的海舰队、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司令都有过回忆录,只有黑海舰队这两任司令员均未留下回忆录)

  对于此次行动,苏军战后认为:“人们常常认为,3艘军舰被击沉最重要原因是被德军空中侦察发现并被观察了将近2小时之后,依然继续航行,以及后来为了打捞被击落的德军侦察机飞行员又耽搁了将近20分钟(7点到8点之间)。看来,编队2时04分被德军飞机发现,然后又被飞机使用照明弹继续观察后,立即返回基地确实是较为合理的。但是,如果当时编队指挥员采取这种决定,又焉知不会被看成是错误决定呢?……

  舰艇编队为了打捞飞行员耽搁了20分钟,以其航行速度28节计算,影响其在驶离危险海域仅少航行9.3海里。但是,如果多航行这段距离,也未必会影响尔后德军12架飞机(8架Ju-87轰炸机,2架Me-109战斗机和2架FW-190战斗机)的突击,这次突击结果使得驱逐领舰受重创。真正原因是编队空中掩护过于薄弱。在敌方第一次突击时(约8时40分),编队距离高加索海岸90-100海里,总共只有3架飞机掩护。在敌军航空兵第一次突击与第二次突击(约11时50分)之间的这段时间内,编队以减低的航速航行,还是到达了离沿岸15-20海里的地方!然而此时依旧只有3架飞机(A-20G、Пе-2、ДБ-3Ф各一架)进行空中掩护,这无疑是不够得力,也是毫无效果的。

  必须指出,舰队司令获悉驱逐领舰受伤和当时情况后,下达了全体人员弃舰与毁舰的命令,但是直到敌军航空兵进行第二次突击,这一命令并未得到执行。诚然,命令传达与人员转移需要至少1个半小时,另2艘驱逐舰也未必能避开德军航空兵第二次突击。但无论如何,它们总可以进入空中掩护更为有效海域。这次事件,又一次证明了指挥员在危急关头果断而又及时下定决心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对岸射击结束后,编队指挥官应该抓住每一分钟,全速返回自己的基地。在任何情况下,即使能够击落德军侦察机的时候,也不能耽搁。至于受伤后不能航行的驱逐领舰,则应该放弃,把舰员从舰上撤下来。指挥官应该命令其他驱逐舰返回基地,而自己等待空中掩护的加强兵力或自己舰艇的到来。。。海上战斗是如此瞬息万变,一切都依赖指挥员,依赖指挥员的机智、果断和判断情况的能力。。。”。

  3. 在驱逐领舰“哈尔科夫”号和驱逐舰“无情”号沉没时,应该迅速放弃军舰,尽快将两舰人员收容到驱逐舰“才能”号上

  4. 在驱逐舰“哈尔科夫”号和驱逐舰“无情”号沉没后,有必要不再进行人员救援,而是趁夜晚抓紧离开同时需要歼击机的空中掩护

  5. 使用的A-20J、佩-2个德勃-3轰炸机并不适合掩护编队,它们无法干扰敌军俯冲轰炸机的行动,只会在敌机轰炸后去追击

  此事发生后的第二天1943年10月7日海军军事委员会委员罗戈夫(И.В.Рогов)向国防委员会委员马林科夫汇报了此次事件。1943年10月11日最高统帅部给北高加索方面军司令和海军人民委员发出第30221号命令:“......根据得到的信息,黑海舰队10月6日的行动以失败告终,导致损失3艘大型军舰损失。这次行动在没有指挥官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尽管实际上舰队的作战行动隶属于北高加索方面军指挥。为此,最高统帅部命令如下:

  1.黑海舰队司令必须将舰队所有预定行动计划上报给北高加索方面军司令,未经同意不得进行任何行动

  2.舰队主要用来支援地面部队的作战。未来作战大型水面舰只的使用必须得到最高统帅部允许才可以进行

  这场悲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斯大林召集海军人民委员库兹涅佐夫和幸存的编队指挥官涅戈达到他的办公室前来报告。因为德军使用了老式的容克-87轰炸机,而这3艘现代化舰艇本身配备有较强的防空武器,况且还有歼击机的掩护,遭到这样的惨重损失,确实令人感到莫名其妙。根据苏军数据,这天德军一共损失11架飞机(1架Bv-138侦察机、2架Me-109战斗机、1架容克-88和7架容克-87轰炸机),但这对于三艘驱逐舰和数百名船员的死亡来说代价太小了。而德军第3俯冲轰炸机联队战史数据则是整个10月份一共损失4架Ju-87D-3 和9架Ju-87D-5轰炸机,是整个秋季损失最多的1个月。

  最为此次事件的最终尾声,1944年3月2日国防人民委员会第5278号决议,对这次事件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罚。海军人民委员库兹涅佐夫因“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预防和阻止黑海舰队不正确的作战行动”受到警告,海军参谋长海军中将斯捷潘诺夫(Г.А.Степанов)免职降级,黑海舰队司令弗拉基米尔斯基降级改任他职,黑海舰队参谋长海军少将叶利谢耶夫(И.Д.Елисеев)降级。至于罗曼诺夫和涅戈达职位没有变化也没有任何处罚,日后他们受到了来自海军人民委员会的处罚。

  全名列夫-安纳托利耶维奇-弗拉基米尔斯基(Лев Анатольевич Владимирский),1944年3月21日-1946年12月任波罗的海舰队分舰队司令,军衔降为海军少将,之前的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接任。1945年4月21日晋升海军中将。1947年3月-1948年3月起任苏联武装总监局海军监察员,19年3-9月任海军院校部部长,1951年3月-1955年3月任海军军训总部部长,1954 年5月31日晋升海军上将。1955年3-10月任海军副总司令主管舰船建造,1956年2月-1959年8月任海军科学技术委员会主席,1959年8月-1960年12月任海军总司令部研究部部长。1961-1968年指挥并参加了对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水声考察。1970 年5月退役,1973年9月7日去世。先后获得2枚列宁勋章、3枚红旗勋章、1枚二级苏沃洛夫勋章和1枚二级乌沙科夫勋章等。

  全名米哈伊尔-费多洛维奇-罗曼诺夫(Михаил Федорович Романов)1944年3月4日降为海军中校,1944年6月9日晋升海军上校,1944年12月-1946年12月任“塞瓦斯托波尔”号战列舰舰长,1946年12月-1951年2月任海军第4舰队分舰队司令、舰队司令,1949年5月11日晋升海军少将。1951年3月30日去世。先后获得1枚列宁勋章、3枚红旗勋章和1枚二级乌沙科夫勋章等。

  全名格里戈利-普奇-涅戈达(Григорий Пудович Негода)1943年11月底任奥恰科夫港口警备司令,1944年6月-1945年海军学院学习。1946-1948年任驱逐舰舰长,战后晋升为海军上校,此后先后担任过扫雷舰艇支队参谋长、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军学校教授等职,1960年退役。

  全名维克托-亚历山大洛维奇-帕尔霍缅科(Викто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Пархоменко) ,1943年11月-1944年12月任黑海舰队驱逐舰第1大队大队长,1945年1-11月任巡洋舰“莫洛托夫”号舰长1945年11月-1946年2月任舰艇支队参谋长,1946年2月-1948年11月任分舰队参谋长。1948年11月-1951年9月任分舰队司令,1949年5月11日晋升海军少将。1951年9月-1955年7月任黑海舰队参谋长,1953年8月3日晋升海军中将,1955年7月12日-12月任黑海舰队司令。之后因“新罗西斯克”号战列舰爆炸沉没一事,降为海军少将,1956年1月-1960年1月任太平洋舰队第一副司令。1960年1月任海军高级指挥官课程教授,1960年1月23日晋升海军中将。1964年6月-1968年4月任印尼海军高级顾问,1968年4月任海军辅助和后勤舰队司令。1969年12月退役,1997年11月11日去世。先后获得2枚列宁勋章、5枚红旗勋章、1枚二级纳希莫夫勋章和1枚一级卫国战争勋章等。

  全名阿尔卡季-尼古拉耶维奇-格尔什尼(Аркади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Горшенин),此后情况不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